設置
書頁

終章——我們在海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閱讀

  云二站在一艘巨舟的甲板上手里牽著云霆,背上還趴著淘氣的云落落,在對兩個孩子講述巨舟的構造之時,不時地將目光投向岸邊,他覺得大哥沒有什么必要再去應付那些無聊的人。

  自從云家被東京的御林軍幫著搬到了登州,只是在驛站里停留了不足十天,就被云二接上了巨舟,他覺得驛站里很不安全。

  三十二艘艨艟巨舟黑壓壓的覆蓋了整個海港,云家的家將還乘機控制了海港,如今,這座海港里面,除了云家的巨舟之外,再無一艘商船,更沒有舢板一類的小型船只。

  曹操的《短歌行》在志得意滿之時吟唱自然是非常合情應景的,當然嗎,吟唱這首歌的人首先必須是國君一類的人才行。

  云崢此時吟唱有些逾越,即便是他貴為燕國王也不能把“周公吐哺,天下歸心。”這樣的話明目張膽的唱出來。

  云二自然是知道大哥這樣做的目的何在,想到一會就要發生的事情,他除了嘆息之外只有嘆息了。

  云落落從二叔的背上爬下來,從果盤里去了兩根香蕉隨手就丟進船舷邊上的一個不大的黑窟窿里去了。

  然后側耳傾聽了一會,才跑去云二的身邊和二叔咬耳朵。

  這幾天有一只肥老鼠上了船,不知為何他沒有跑出來和別人見面,偷偷的鉆到一間放纜繩的小船艙里誰都不見,只有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才跑出來偷點吃的,模樣可憐。

  云二不明白崔達為什么會用黑布蒙上自己的胖臉,只看他臃腫的腰身和肥碩的屁股,就足夠把他從人群里挑出來了。

  看樣子船不起航,這家伙就不會主動站出來,為了維持這家伙那點可憐的自尊心,云二一直都沒有戳穿他,只是云落落也發現了大老鼠,這些天一直把他當老鼠來喂養。

  香蕉被吃掉了。香蕉皮被丟出來了,油漬麻花的一張胖臉也出現在洞口,云落落和云霆一起趴在光可鑒人的甲板上好奇的往洞里看。

  “乖落落,給叔叔拿壺酒過來。有燒雞再來一只!”

  云落落看著崔達的胖臉驚訝的道:“您很餓?”

  在她的印象里,崔叔叔到處就少不了好吃的,有一次他甚至躺在一張巨大的胡床上被力士抬著走,床上堆滿了無數的吃食,自己和弟妹們沒少在那張床上吃東西。

  不等云落落起身。云霆已經把二叔放在冰塊里的那壺葡萄酒端了過來,遞給縮在洞里的崔達。

  云落落沒有找到燒雞,卻從廚房里弄來好大一塊熟牛肉,崔達一口熟牛肉,一口冰鎮葡萄酒吃喝的極為痛快。

  轉瞬間,葡萄酒和牛肉就下了肚子,崔達抬頭看著云落落道:“侄女,你二叔呢?”

  云霆瞅瞅身后沒發現二叔的身影,就搖頭道:“二叔不在。”

  崔達嘆息一聲道:“這是在給我留臉面啊。”

  云霆小聲道:“崔叔叔您晚上可以來我的船艙,我給你準備好吃的。你就不用總是到處找了,船上的那些家將很厲害的。”

  崔達苦笑一聲道:“人家知道是我,早就發現了,只是叔叔現在不適合出來,小子,教你一個乖,這就叫做寧教人知,莫叫人見。”

  “什么意思?”

  “等你爹爹上船,我們離開之后我自然就會出來,那時候再告訴你。現在去找你二叔去吧,讓叔叔睡會。”

  崔達說完話就把小船艙的門關上,繼續留在黑洞洞的船艙里。

  云霆若有所思的瞅著岸上,不明白爹爹為何還不上船。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當以慷,幽思難忘。何以解憂,唯有杜康。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為君故,沈吟至今。

  呦呦鹿鳴。食野之蘋。我有嘉賓,鼓瑟吹笙。明明如月,何時可掇?憂從中來,不可斷絕。越陌度阡,枉用相存。契闊談,心念舊恩。月明星稀,烏鵲南飛,繞樹三匝,何枝可依?山不厭高,海不厭深,周公吐哺,天下歸心。”

  龐籍,韓琦,文彥博,王安石,丁度,這些人笑瞇瞇的看著云崢在高臺上毫無風度可言的又唱了一遍《短歌行》。

  這樣的歌曲如果在平日里唱,龐籍這些人即便是不當場發作,至少也會拂袖離去,而唱歌的這個人馬上就會倒霉。

  但是,在今天,他們每個人臉上都笑瞇瞇的,沒有絲毫的不悅,反而一個兩個的大贊云崢用古曲填出新曲,唱起來蕩氣回腸令人回味悠長,只是繞樹三匝,無枝可依這句話唱的未免悲涼了一些,燕王殿下今日開府,萬萬不可如此矯情。

  毫無疑問,云崢的加冕儀式是盛大的,鑲嵌著寶藍色寶石的王冠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不過現在,這頂王冠被隨意的丟棄在高臺上,云崢披散著頭發,回首望了一眼身后的大地,呵呵一笑就下了高臺。

  越過龐籍,韓琦等人,從懷里掏出大將軍印信放在陳琳的手里道:“去陛下陵寢的時候,記得把印信交給陛下,他既然信得過我,我就要讓他安心。”

  陳琳拋卻了往日的驕傲,跪倒在地雙手捧過大將軍印信高高的舉過頭頂,沉聲道:“老奴定不負燕王所托!”

  云崢走了兩步之后又停下腳步有些黯然的道:“你真的不愿意隨我去海上看看外面的世界?”

  陳琳笑的極度平和,拱手道:“老奴累了,只想去陛下的陵寢中好好的睡上一覺。”

  云崢咧嘴一笑道:“也罷,祝你睡得安穩。”

  陳琳指指遠處的一輛馬車道:“老奴唯恐地下陰寒,特意多帶了幾床錦被,應該可以睡個長久的覺。”

  說完之后朝云崢揮揮手就笑吟吟的離開了海邊,就像是一個剛剛送別了朋友準備回家的老人。

  韓琦神色不定的拉住云崢問道:“一萬一千四百五十五名我大宋的悍卒,你打算帶去哪里?

  你弟弟擄掠了不下五萬漢民,你準備帶去哪里?

  甲子營全體失蹤,你準備帶去哪里?”

  云崢笑瞇瞇的道:“有句話我早就想說了,一直忍著沒說,現在終于可以說了,那就是——關你屁事!”

  韓琦一張老臉頓時變得鐵青。

  龐籍皺眉道:“燕王殿下既然已經做到了目前如此風光霽月的一步。為何不干脆做的徹底一些?躬耕于南山,或者服波于海上都是美事一樁,何必再自尋煩惱?”

  云崢大笑道:“我戎馬半生難道最后就是為了當一個農夫或者漁夫?我那一次的決定不是為了能讓自己享受絕頂的榮華富貴?

  凡是親近我的,信我的我自然會帶走。不親近我的,不信我的我自然會舍棄。

  這些人要是留給你們天知道你們會如何的糟蹋他們,不如我全部帶走,你們也少折騰一些人。

  如果不是因為我現在要走了不想惹事,我現在就想下令除掉你們埋伏在小陰山背后京城軍。用趙延年這種沒用的廢物來當你們的殺手锏,簡直是對你們生命的極度不負責任。”

  王安石鄙夷的瞅瞅韓琦對云崢道:“本來想請狄帥過來的,結果狄帥走馬的時候跌斷了腿,所以才選了趙延年,趙旉也在!”

  云崢看著韓琦道:“我走了,大宋軍中真正能打大仗,打惡仗的人就剩下狄青一個人了,你們還是少折騰他一些,他多活幾年,是你們這些人的福氣。”

  韓琦冷哼一聲道:“關你屁事!”

  云崢嘿嘿冷笑一聲。扭頭就走,就在他起步的那一刻,低沉的牛角號開始響起,猴子胳膊底下夾著云崢的王冠,緊緊地跟在云崢身后。

  就在云崢踏上跳板之后,憨牛飛快的跑到龐籍面前嘿嘿笑著道:“我家主人說了,宋皇不肖,我們當取而代之!”

  韓琦面目猙獰的朝龐籍大吼:“你聽見了,你聽見了,他說的話是如何的大逆不道。老夫早就說過,當不惜一切代價除掉此繚!”

  文彥博幽幽的道:“除掉?除掉誰?你說云崢?他的家眷是如何來到登州的,別人以為是陛下送過來的,我們這些人誰不知道云家是在一夜之間從人間蒸發掉的。再出現的時候,已經是在云崢親兵的護衛之中了。同時,東京城消失了六百七十一個人,這些人里面有軍官,有官員,有捕快。有密諜,甚至還有御林軍,弩弓直一班二十四人,就不見了八個,內宮的內侍也少了四人,職位并不低!

  這些人都不算,僅僅是為我們準備飯食的曹人就不見了兩人,恐怕不等你出手,人家已經利用兩個曹人在你的飲食茶水中下毒了。”

  王安石笑道:“這些其實都是細節末枝,不要在意,我大宋人口萬萬,云崢帶走的不過是萬中之一罷了。

  至于他最后說的那些狠話,老夫認為不過是戲言而已,他要是窺伺九鼎輕重,在陸地上就發動了,何必等到以后?”

  丁度瞇縫著眼睛瞅著緩緩離開的艦隊道:“入則無法家拂士,出則無敵國外患者,國恒亡,有云崢這樣的強敵環伺在側,老夫不認為是一件壞事。”

  韓琦咬牙道:“你是這樣認為的?”

  歷來滑稽的丁度大笑道:“確實如此,相比西夏,遼國那樣的野獸,老夫認為有云崢這樣的敵人算是一件不錯的事情,至少他不會把老夫的腦袋砍下來。”

  龐籍瞅著正在將船身橫過來的艦隊疑惑的道:“他們不快點離開,把艦船的身子橫過來干什么?”

  話音未落,海面上就傳來密集的巨響,一些黑黝黝的炮彈從船舷兩邊的窗口中飛了出來。

  韓琦的臉色頓時變得蒼白,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就在火炮的轟擊距離之內。

  炮彈的仰角被調的很低,所以炮彈只落在了港口的棧橋以及防波堤上,隨著火藥彈的炸開,棧橋被火炮撕成了碎片,至于用巨石砌成的防波提也被火藥彈轟炸的亂石飛濺,整個港口如同陷入天罰一般。

  被炮火的硝煙和沙土弄得灰頭土臉的韓琦咆哮著要海岸上的宋軍反擊,匆匆趕來的趙延年和趙旉對視一眼之后,滿臉都是擔憂的神色。

  身為將軍,他們發現,他們現在對云崢的戰艦似乎毫無辦法。而云崢的戰艦卻可以在任何時間,任何海岸線向大宋發起突然襲擊!

  一想到云崢的恐怖,他們一時間汗流浹背。

  崔達坐在桌子上正在向一大碗面條發起進攻,一面吸溜湯汁。一面拿筷子指指岸上道:“干嘛不把火炮的射程放遠一些?”

  云崢丟下飯碗笑道:“你喜歡看龐籍他們四分五裂的樣子?”

  崔達把臉從大碗里抬起來看著云崢道:“我這樣想了很多天了,真的很想見到。”

  “不會滿足你這種變態的要求,你已經把皇帝給弄死了,人家沒有把你全家都干掉,只不過拆解了一下。你有什么不滿意的。”

  “皇帝遲早要死……”

  “你也遲早要死,我現在就在你碗里下毒弄死你如何?”

  崔達猛地拋下飯碗淚流滿面,蹲在地上嗚嗚哭泣,抽抽噎噎的道:“自從我不能加入少年軍的那一天,我就立志要當一個大商人,一個全天下最大的商人。

  可是我頭頂上有皇帝,他掌握著生殺大權,當我有一點小錢的時候我還不在意,可是當我發現我的錢可以改變一個國家的時候,我就半點安全感都沒有了。

  我知道。只要皇帝下一道旨意,我就會回到起點,我就會家破人亡,我就會變得一無所有。

  我害怕啊!

  我就想當一個商人中的皇帝,難道這也有錯嗎?”

  云崢呲著牙齒被崔達的豪言壯語給嚇壞了,這家伙應該生在一個叫做美利堅的國家,而不是生在大宋朝!

  “慢慢來,你以后會成為商人中的皇帝的。”

  “真的?”

  “我現在就有一百六十萬貫錢,你覺得我什么時候才能成為商人中的皇帝?”

  “大概還需要百年吧!”

  “哇——”

  云崢丟下為自己的理想破滅而大哭的崔達,陸輕盈已經瘋魔了。整天戴著自己的鳳冠坐在船艙里當佛像,最讓人難以理解的是她竟然把藍藍當成了自己最親近的人,和葛秋煙三個人一起不知道在干什么。

  門推開之后,云崢這才發現屋子里擠滿了人。不光是陸輕盈一身鳳冠霞帔,云二的老婆也同樣如此,就連葛秋煙也把自己四品的誥命服飾搬出來穿在身上,屋子里面的丫鬟也各個錯落有致的站著,就像后宮里面那些誥命拜見皇后一樣。

  藍藍正在一邊不斷地教導陸輕盈一個皇后該是什么樣子,教導云二老婆親王妃應該是什么樣子。至于葛秋煙完全是一副西宮娘娘的做派。

  見云崢進來了,藍藍隱晦的沖他眨眨眼,然后就投入到她轟轟烈烈的教學大業中去了。

  這可不好打攪,沒見陸輕盈已經沉迷其中不可自拔,正在努力地訓練自己的一舉一動,機械人一樣僵硬的動作,讓云崢很擔心這女人將來會不會忘記了自己以前是如何走路的。

  云二站在船頭,抬頭看著桅桿上呼啦啦飄拂的骷髏旗,喝一口酒就傻笑一聲,似乎很有情懷的模樣。

  在出海口不遠的地方,云崢看到了另外一艘很小的舢板,舢板上站著一個胖大的光頭和尚,一個葛衣道士,掌舵的卻是一個滿頭珠翠的婦人,四個花花綠綠的女孩子伸長了脖子瞅著靠近的巨艦大聲的呼喊。

  云崢的臉徹底的笑開了花,和尚到底沒有死在閉關的路途上,道士也終究沒有迷失在權利的漩渦里。

  至于那個立志要成為大宋最大青樓子的女人,如今也成了四個女孩子的母親。

  這一刻他發現自己沒有一星半點的遺憾,胸膛里裝滿了幸福,有這些人在,大船即便是行駛到天盡頭那又如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