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二百四十九章 你配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閱讀

  站在宅邸門口,宮崎結弦躊躇著,他還沒有做出決定。

  他此刻腦袋里就如一團漿糊,非常混亂。

  千反田愛瑠站在宮崎結弦旁邊,沒有催促他,她還以為宮崎結弦是有些暈車,便還抬手輕撫宮崎結弦的后背,給他順氣著。

  女孩這溫柔的舉動讓宮崎結弦心中一定,他轉頭看了看這景色優美的宅邸,深吸一口氣,對千反田愛瑠說道:“好了,愛瑠,進去吧!”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現在他已經來到人家家門口了,怎么能夠不進去呢?

  那樣的話,也太沒有禮貌了吧!

  況且,宮崎結弦打算將來娶千反田愛瑠的,現在躲開了,他能躲一輩子嗎?

  難道他還能一輩子不娶千反田愛瑠?

  如果可能的話,那他應該就可以永遠不用面對千反田愛瑠的父母。

  但那樣的話,他也沒臉見千反田愛瑠。

  千反田愛瑠見宮崎結弦這樣,還認為宮崎結弦剛剛那是暈車,此刻暈車癥狀好了,便點點頭。

  于是,兩人攜手朝宅邸內走去。

  千反田家的院子很大,很大,這是宮崎結弦之前已經見識過的。

  并且,他不僅僅知道院子很大,他還知道院子后邊有一個‘心’形的家用溫泉。

  想到溫泉,他就想到之前他和女孩們一起泡溫泉的情況。

  唉,稍微有些懷念呢!

  收斂情緒,宮崎結弦被千反田愛瑠領著進門脫鞋,然后直奔千反田愛瑠的房間。

  因為千反田愛瑠的行李箱還得妥善安置一下,安置好之后才能去見千反田愛瑠的父母。

  這也讓宮崎結弦有了更多的準備時間,當然也是更多的煎熬時間。

  總之,等兩人放好行李箱,一起去洗漱一下,來到飯廳的時候,千反田夫婦已經坐在那里等候了。

  “父親、母親!我回來了!”收拾整理了一番自己的儀容儀表,千反田愛瑠優雅地對坐著的父母說道。

  然后,她把宮崎結弦拉到前邊來,給父母介紹了下宮崎結弦,“這位是我的朋友宮崎結弦,他也是明天為我撐傘的替代人選。”

  回到了家,千反田愛瑠自然會好好注意一些,至少她跟宮崎結弦彼此之間的稱呼得稍微變化一下。

  這點,她剛剛在跟宮崎結弦洗漱的時候,已經跟宮崎結弦商量過了,宮崎結弦也同意了。

  所以此刻,千反田愛瑠稱呼宮崎結弦的就是這樣,“宮崎君,這兩位是我的父親,母親”

  介紹是相互的。

  而經過千反田愛瑠的介紹,宮崎結弦和千反田夫婦也對對方有了一些了解。

  準確地說,宮崎結弦對千反田夫婦的了解要更多一些。

  于是,宮崎結弦立刻上前一步,對千反田夫婦鞠躬問候道:“叔叔、阿姨,你們好!我是宮崎結弦,很高興能夠幫到你們的忙,在學校,千反田同學也對我多有照顧呢!”

  千反田夫婦對視一眼,千反田家主板起眼來,沉聲說道:“宮崎同學,感謝你的幫助,小女在學校也勞煩你的照顧了。”

  “不勞煩不勞煩的!”宮崎結弦連忙說道:“愛……千反田同學對我的照顧更多!”

  “這樣啊!”千反田家主依舊面不改色,“就快要第一次月考了,宮崎同學覺得自己有信心嗎?”

  千反田家主與宮崎結弦的聊天從問候慢慢轉變成了宮崎結弦在學校的情況,當然這聊天過程中恩惠穿插一些千反田愛瑠在學校的情況的問答。

  兩個男人聊天的時候,千反田愛瑠的媽媽便對她招手道:“愛瑠,過來,讓我看看你!”

  作為一個還算是豪門家族的主母,千反田媽媽自然是那種大和撫子般溫和的性格,即便不是,她也會表現出來那種性格。

  因此,她對自己好多天不見的女兒,此刻表現得親熱異常。

  而從千反田愛瑠也毫不芥蒂地撲到千反田媽媽懷中的舉動可以看出,千反田媽媽性格是真的很溫柔。

  懷抱著女兒,千反田媽媽對千反田愛瑠說道:“愛瑠,你覺得宮崎同學怎么樣?”

  “唉?”千反田愛瑠猛然抬頭,她看向母親的眼神發生了一些變化,“媽媽,你怎么這樣問?”

  “那你讓我怎么問?”千反田媽媽攤了攤手,“前天你叔叔已經給你爸爸打過電話了哦!”

  “啊!”千反田愛瑠立刻意識到情況的嚴重性。

  作為家里的獨女,千反田夫婦不是很希望千反田愛瑠這么快就談戀愛。

  而千反田愛瑠也是知道這一點,所以她才刻意隱瞞自己跟宮崎結弦的關系。

  但現在,自己和宮崎結弦的關系,已經暴露了?

  千反田愛瑠不能確定,但她看到了媽媽輕輕點了點頭。

  “啊”

  連續兩聲驚呼,自然是將宮崎結弦和千反田家主的注意力吸引過來。

  宮崎結弦看著面露驚容的千反田愛瑠,關切道:“愛瑠,你怎么了?沒事吧?!”

  千反田家主原本對自己的寶貝女兒被某個壞小子騙走的事實不太相信,但此刻聽到宮崎結弦對千反田愛瑠的稱呼,他立刻確信了。

  “哼!”

  從剛剛起就一直表現得還算溫和的千反田家主冷哼一下,氣氛一下子就變得嚴肅起來了。

  宮崎結弦有些懵,他不清楚發生了什么事情。

  千反田愛瑠見父親這樣,便立刻離開媽媽的懷抱,回到宮崎結弦身邊,與宮崎結弦跪坐在一起,低著頭說道:“父親、母親,我和宮崎君確實是男女朋友的關系!”

  說著,她抬手按了下宮崎結弦的腦袋,讓他也低下頭來。

  宮崎結弦立刻跟著千反田愛瑠做出姿勢來,但他此刻的心情還是不平靜的。

  盡管已經清楚千反田夫婦知道自己跟愛瑠的事情,但是他剛剛看千反田家主那樣平靜,心中便不自覺抱有一絲絲的希望。

  因此,他剛剛才沒有反應過來。

  可是到了現在,千反田愛瑠直接跟她父母坦白了自己跟她的事情,這就讓宮崎結弦有些心驚膽顫了。

  知道了自己這頭豬將他家養了十幾年的白菜給拱了,千反田夫婦應該會很生氣吧!

  這種算的上是豪門的家族,應該會有太刀之類的武器作為裝飾品的吧!

  千反田家主會不會一怒之下一刀砍了自己?

  宮崎結弦不清楚,他也不敢說,他也不敢問。

  只能現在這樣乖巧地坐著,聽候發落了。

  千反田家主確實很生氣。

  自己居然是最后一個知道女兒戀情的人,這怎么能夠讓他不氣?

  不過,這就是他生氣的根本原因了。

  其他的,他倒是不怎么生氣。

  因為,他昨天已經調查過宮崎結弦了。

  宮崎結弦之前在國中的時候很平庸,除了長得帥一些之外,沒有任何出彩的地方。

  但當他上了高中之后,卻發生了一系列變化。

  首先是性格變化了,不再像國中時候那樣孤僻,愿意交朋友了。

  再然后就是學習成績,雖然還不清楚宮崎結弦學習成績到底是怎樣的,但是他敢夸下海口,直言鎖定第一次月考的第一名,并且愿意為之付出努力,這就讓千反田家主對他有些刮目相看了。

  男人最重要的就是言出必行。

  說出去的話不是放屁,而是會努力去實現,這就是千反田家主所信奉的基準守則。

  所以,他現在生氣歸生氣,但卻不是那種氣到想要砍了宮崎結弦腦袋的程度。

  他現在最多就是想要抽宮崎結弦罷了。

  于是,他抬起手,瞄準宮崎結弦的腦袋,作勢要抽下去。

  但千反田媽媽卻阻止了他的魯莽行為,“親愛的,宮崎同學好歹也是來幫忙的,你這樣不行的。”

  “唉”千反田家主嘆了口氣,收回了手。

  他看著已經主動拉住宮崎結弦手掌的女兒,眼睛一瞇,說道:“愛瑠,你坐到你媽媽那邊去。”

  千反田愛瑠悄悄抬起頭來,不確定地看了自己父親一眼。

  千反田家主搖搖頭,“你們的事情之后再說,現在先吃飯!”

  “哦”見父親這樣說,千反田愛瑠松了口氣,她給宮崎結弦遞了一個‘安心’的眼神,然后起身坐回到母親身邊。

  千反田家主見女兒這么聽話,心情也稍微變好了一些,便對宮崎結弦說道:“這是我們為了招待你特意準備的,先吃飯吧!有什么事情,吃飽了再說。”

  “好的!”宮崎結弦立刻應允。

  千反田家準備的午飯很豐盛,各式各樣的菜肴,單單看上去就很可口。

  但是,宮崎結弦卻吃得不是很暢快。

  勉強填飽肚子之后,宮崎結弦剛剛擦了嘴巴,就聽到千反田家主說道:“宮崎結弦,對吧?陪我走一走吧!”

  “爸爸!”千反田愛瑠有些著急,擔心父親為難宮崎結弦。

  千反田家主擺擺手,“只是說說話而已。”

  話畢,他就抬腳離開了。

  宮崎結弦見此,只得給千反田愛瑠一個‘安心’的眼神,然后就起身跟上千反田家主的步伐,離開了房間。

  千反田愛瑠看著他們倆離去的背影,有一些著急。

  千反田媽媽抬手揉了揉女兒的腦袋,說道:“放心吧!你爸爸有分寸的,他不會對你的情郎做什么事情”

  “媽媽”千反田愛瑠撲到在母親懷里撒嬌著,“你覺得結弦君怎么樣?”

  千反田媽媽懷抱著女兒,思考了兩秒說道:“挺優秀的。不過比你父親年輕時候要差一些,要知道,當時我認識你父親之后,就主動發起進攻了呢!”

  “唉?父親年輕時候這么好嗎?”聽著母親說著他們年輕時候的故事,千反田愛瑠逐漸放下了對宮崎結弦的擔憂。

  母親能夠這么鎮定,很明顯他們倆個對于這事情已經有了決定。

  這種情況下,千反田愛瑠就算擔憂也沒用,因為事情大概已經成了定局。

  所以,現在她和宮崎結弦只有坦然接受的份。

  既然這樣,擔心也無用啊!

  此刻,宮崎結弦正跟在千反田家主身后,一步步地走在千反田家的走廊里。

  宮崎結弦沒有開口說話的意思,此刻他就是個晚輩,并且還是準備挨批的晚輩,因此當一個莫得感情的點頭機最適合不過。

  走過花壇,前方的千反田家主忽然在一簇月季花跟前停下腳步。

  他沒有回頭,直接對宮崎結弦說道:“宮崎君,你覺得愛瑠怎么樣?”

  聽到這個問題,宮崎結弦毫不猶豫地夸獎著,諸如什么‘非常漂亮’、‘性格很好’、‘家教很棒’、‘身材最合適不過’等等的夸贊之語,絡繹不絕地從宮崎結弦口中說出。

  等宮崎結弦稍微停頓一下,千反田家主插了一句,“那你覺得自己配得上她嗎?”

  宮崎結弦卡殼了。

  思考了幾秒,他抬頭說道:“大概是配得上的吧!”

  緊接著,他沒給千反田家主反駁的機會,繼續說道:“兩個人相互喜歡,進而相愛的事情,配不配得上,我個人覺得這個說法不太妥當。”

  “哦?那說說你的看法。”千反田家主有一絲絲好奇。

  “我的看法是這樣的。”宮崎結弦解釋道:“喜歡是沒有道理的,也許是一個眼神、一句關心、一個問候,都可能讓一個人喜歡上另一個人。”

  “愛則是無數個喜歡慢慢堆砌起來的,所以說愛是沒有原因也不算錯。”

  “這樣的話,配不配得上,這個話題就沒有意義了。”

  “因為在別人眼中的‘配不配得上’對于兩個當事人來說,沒有任何參考價值。只要兩個當事人覺得對方很好就夠了。”

  “或者說,就算某一方配不上另一方,這也不需要別人提醒。”

  “因為隨著兩人相處時間的變長,他們會相互吸引。配不上對方的人會努力,進而讓自己配得上對方。而走得快的那一方,也會刻意放慢一些腳步,讓另一方追上來。”

  “如果出現那種實在追不上的情況,也不需要別人來說,那個掉隊的人自己心里會慢慢明白,之后便會慢慢放棄掉。”

  “這就是我的看法。”宮崎結弦看著千反田家主,認真地說道:“不管您是怎樣認為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閱讀